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合村的泉

百合村的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知青回忆录: 突泉归来想回家、这些经历晒晒它 【二十七】  

2014-02-25 10:34:28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今天可是累的不行了,经过这整整一天的颠簸,终于回到了大队------我们的知青宿舍。进屋后,同学们的问候和关心都抛在脑后,我和吴霄简单地洗了洗脸和脚,就钻进被窝。很快就鼾声如雷进入了梦乡。
      这一觉睡到了上午十点多才醒,吴霄比我早起不到一刻钟,可他都洗漱完毕。我马上爬出被窝,来了个猫洗脸,连口都没漱。屋里就我俩了,其它人都上班去了。吴霄说:‘我去到铁匠炉看看,你去大队部看看’。我答应了,俩人同时走出宿舍,我直奔大队部,他去了他的工作地点铁匠炉。
      还没到大队部就看到了我们大队的队长,他姓包,没有头发,大家都不称他的名字,叫他包亮光,或称他亮光队长。可是我还是叫他包队长,我们打了招呼后,他就直言不讳地说起我来。没办法我一边走一边听他用不熟练的汉语批评着我。
           原来是因为我的请假去突泉,没有参加赤脚医生的培训。我只能耐心地听着,答应着。我和他一同走进大队办公室,和大队里的几位领导们一一打着招呼。这时大队会计包玉龙还是包队长那一段,我还是听着。其它领导们也都是说我,总之都是这点事。没办法我只好找包队长把话岔开,我说:‘现在有什么活能给我安排,我不能光呆着吧’。包队长想了想说:‘你去打绳子吧’。我高兴地答应了,说:‘下午我就去报道’。
        从大队部出来就到铁匠铺走去,刚一进门就看到赵师傅和吴霄正在打马掌。冬天每匹马都要钉马掌,不管是拉车的马还是坐骑。这个季节他们还是挺忙的,我和赵师傅与他的徒弟扎那打过之后后,就坐在那里休息喝起茶来,等待着食堂开饭。
       时间过的真快,刚抽了一棵烟,赵师傅他们就收工了。我和吴霄他们师徒有说有笑一起走出铁匠铺,直奔食堂,赵师傅他们各自回家了。
      刚一进食堂就碰到我们那些同学们,李元兰、寇永福、金泉、老大等都围了过来,问这问那。还有拿我们俩开心闹笑话的,我们一一答复着。今天的伙食很好手把肉,馒头、还有不留客的咸菜。我们打好饭去屋里,坐在炕上小桌周围边吃边聊。永福和金泉又提前我没参加培训的事,我说:‘这次没赶上等下次,说说什么时候回家吧,都带点什么’。就这样把话差开,谈论起回家的话题。
      吃完饭回到宿舍,大家没有休息,相互打逗着、嬉笑着。一点也没有出显示出寂寞和劳累的迹象。我和李元兰、永福在一旁观看着,并制定着回家的计划。外面传来清脆的钟声,大家的笑声骤然停止,一起涌向门外奔向各自的工作岗位。我的工作就在宿舍门口,慢悠悠地朝打绳子的地点走去。领
工的是当地牧民老聂头,我走到他面前报到,他让我去土机器上摇轮子。这个活很有意思,实际上就是轮子带动连杆转动,把草或麻拧成股,再拧成绳子就成功了。
      原来我以为这种活很好玩,可干起来并非如此。只转动那只木头轮子,又累又枯燥。老聂头他们今天干的是技术活,在草绳股上续草。这位老头把草续的很均匀,他打的绳子特别好使。又没有别的活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干下去,我们几个年轻人轮换着转着轮子。老聂头他们随着我们的节奏有条不紊地续着草。不知他知不知道寂寞和无聊,,当时我是这么想的。
       今天干活少了平常的说笑,可能是累的吧。三个人轮换着干,还是累的我们上气不接下气,没有说笑的机会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终于熬到收工了,我们几个高兴的都快跳起来了。停工了,我的胳膊又酸又疼,拖着酸疼的胳膊无精打采地向食堂走去。
       晚饭后知青们都回到宿舍,宿舍里又热闹起来。今天赵冰楼要理发,一位会理发的知青二哥就过去拿工具,准备给他理发。这时老大和另一位知青过去,不知咬耳朵说了些什么。赵冰楼坐好,二哥给他细心地修理起头发来。刚推了三分之一,不知谁喊了一声二哥,二哥正答应着,停了手大伙一拥而上,夺过二哥手里的推子。我们都大笑着,看着赵冰楼那副尴尬求饶的样子。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‘要想理好发,今晚你讲故事’。这时大家一起起哄,‘对、对、对、不讲故事给他弄个阴阳头’。他马上答复;‘好、好、好。不就是讲故事吗,没问题’。话音未落那边又喊上了;‘不讲我给你弄成不如阴阳头,反正我不会理发,来个狼抓狗肯行吗’?赵冰楼赶紧答应:‘行------,赶紧给我理发,完了我就讲,还不行吗。求你们拉,我准讲-------’。同学们这才把推子等工具还给二哥。吴艾林和陈挨康俩人各提了一盏马灯过来,说:‘二哥好好理,别耽误了赵哥找对象’。赵冰楼马上说:‘去你的’‘不对,是讲故事,爱情的,大家说对不对’?。他俩说着。大家又来了一次起哄。就这样也没耽误二哥给他理发。闫老弟也来凑热闹,他拿来一面镜子说:‘赵哥、你看好看吧,可以给我们找两个好嫂子拉’。大伙又是一阵大笑。赵冰楼无奈地说:‘别闹了,我理完发就给你们讲故事还不行吗’。这时大伙又齐声喊道:‘好、不讲后果自负’。赵冰楼赶紧答应:‘行、行、行、我讲两个,不、三个’。这时大伙才不难为他。二哥的手艺还不错,很快就把他的头发理好了,还很漂亮。真能去搞对象了。这时不知是谁又喊了一声:‘明天和黑玛丽约会正好’。大伙又是一阵起哄。弄的赵冰楼很不好意思,慢条斯理地说:‘什么黑玛丽、白玛丽,我不知道,你们去把,真拿你们没办法’。说完就去洗头了。屋里的气氛还是很热闹,笑声不断。
      我们这里冬天特别冷,几乎都在零下三十多度,又没有电,若大的屋子只有兩盏昏暗的油灯。我们的屋子里没有炉子,取暖只靠烧炕。就这样,第二天早晨每个人的脸上就会挂上一层霜,一个个看上去都像圣诞老人。
       在这种欢乐的气氛中,大家还是忙活着,准备早早睡觉。不到八点半就都钻进被窝。可大家还没有忘记让赵冰楼讲故事。赵冰楼没有办法只能给大家讲故事。今天他说的是笑话,是拿麻子、瞎子找乐的。把大家逗的哄堂大笑,我可能是累了,听着笑话进入了梦乡。
       我睡的正香,就听到屋里一阵嘈杂,身边的同学永福推我,我才勉强睁开眼睛,知道是老大的被子着火了。我马上翻身起来,首先撩开我的褥子看看。一看没事又钻入被窝看着他们,老大把褥子扔在地上,有往褥子上浇水的,也有埋怨老大的,还有说风凉话的,炕上有帮助收拾的。这时我也失去睡意,爬了起来让老大赶紧换地方,也加入了收拾的行列。还是人多力量大没用几分钟工夫就结束了这场风波。原来是今天有好几个人洗衣服,烧水,晚上不知是谁又把食堂难劈的一块大木头加进灶坑,才惹的祸。
       风平浪静了,可大家都让这一水闹的难以入睡,再一次掀起听故事兴趣。还是让赵冰楼讲故事,他没有推辞又开始给大伙讲故事。我聚精会神地听着故事,什么时候睡着了自己都。
       这些日子白天我去工作,晚上就是在这只有兩盏油灯的屋子里度过。有打斗嬉笑欢乐、也有孤独与想家的寂寞、有时落下那样的辛酸泪、还有苦闷和劳累后的思乡情。不知我们在这里留下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       在这些日子里我和几个要好的朋友,在一起张罗着回家,为回家暗暗地准备着。我买了烟,还在大队里买了一些羊肉。那时候塑料袋很少,我想了一个好办法用雨衣的帽子把羊肉包好放在旅行包里。又把它挂在食堂仓库的房梁上。这里是最好的天然大冰箱。我又去老乡家弄了点自制奶油,我就准备了这些东西。就等待机会回家了。
       我们村离火车站一百八十里地,交通非常闭塞。我们要想回家特别困难。一定要等大队去车站有事,我们才能打车前往。再有就是有特殊情况大队派车送去。回家探亲大队是不会派车的。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耐心地等待着机会的到来。
       我的命运真不好,队长让我去蒙古包送东西,错过了一次机会。供销社准备春节商品,大队临时安排去火车站拉货我没赶上。再耐心地等待吧。这一次我们青年点的有四五个踏上了回家的路,我连送他们都没来得及。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      快过年了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还没有回家。每天干活都是心不在焉,这里的领导和老乡对我们还是比较同情的。他们也关心着大队公出的车辆,好及时告诉我们。步行去车站我们又不甘心,对我们的选择只能是无奈的等待、等待,再等待。
       还好又来机会了,大队书记去乌兰浩特市开会马上就要回来了。不知怎么去接他,但愿是大队里派车去,可别让人带马去。我听到这个消息后,马上去包队长那里去打听,才知道是真的。原来书记到乌市开会,还要购买一些生产物资,让齐老板去拉物资,连接书记,后天出发。听了这些我只在队长家喝了一碗茶,就满怀喜悦地回宿舍去了。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的这几位朋友,他们听了也都兴奋起来。向个孩子在屋里手舞足蹈又蹦又跳。我们正在屋里高兴的不得了,李元兰回来了。我们正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,他却很镇定地说:‘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高兴,你们信吗?’。我们几个齐声说:‘你说为什么?’。他慢条斯理地回答着。‘后天齐老板去大石寨,咱们可以回家了,赶紧准备吧,咱们一起走’。这回我们更高兴了。
       离回家还有两天,可思乡之情倍增。这不知道是为什么,我们也解释不清。我们几个不管什么时候都在哼唱着,经过我们篡改过的小调,来发泄我们的想家心情。这两天可把我们几个忙坏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,都到朋友那里吃饭。当然我也不例外,每顿饭都有人请。包队长、赵铁匠、刘老板那都去了,最后我去了尹毡匠家。这些老乡们都是祝我们一路平安,和告诉我们出门的注意事项和窍门。每家还都给我们准备了干粮,告诉我们饱带干粮热带衣这是出门老规矩。这些我们都没往心里去,给我们做的干粮都没要,被我们婉言拒绝了。这几天好像过的特别慢,一天比一年还长。明天就要出发了,本想早点休息,可我们几个谁也睡不着。在炕上翻来覆去,互相还制约着,不让多说话,好好休息。也不知道我们睡了多长时间,反正早晨不到五点就都起床了,李元兰下厨房给我们做了早餐。吃完我和永福就去齐老板家去看看。齐老板这时也吃完饭了,正准备去套车。我们赶紧帮着把车套好,赶着车向我们的宿舍走去。这时李元兰、金泉、吴霄他们仨把行李都摆在宿舍门前等着我们。
       齐老板和我们一起把行李装在车上,我们几位也很麻利地上车坐好。齐老板策马扬鞭,马车就在这草原的小路上飞驰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接上文:草原冬季享清闲、朋友共同游突泉

未完待续
       附录:本文中提到我们篡改过的歌词大概是这样的。
   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故乡的山河,静静的夜晚冷冷的风儿明月照四方,望了又望,眼前只是一片凄凉和悲伤。
   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疼爱我的爹娘,静静的夜晚冷冷的风儿明月照四方,望了又望,眼前只有那荒山和破土房。
   什么时候才能闻到津城的麻花香,仰望星空多么地希望兄妹再续情长,望了又望,眼前只有那种苦闷和思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