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合村的泉

百合村的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知青回忆录: 回家路上出问题、 挨饿受冻怨自己【二十八】  

2014-03-02 16:20:43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马车在草原的大路上奔驰,我们几个人抑制不住回家的喜悦心情,坐在马车上谈笑风生。齐老板是一个很憨厚的蒙古汉子,可能是干上了车老板,说话很幽默。他一边抖动着手中的长鞭控制马车,还时常插话把大家逗的大笑不已。这个季节草原上的山,是枯黄一片,就是树木也失去了春夏的生机。在这个季节我们无心去欣赏这荒凉的风景,一心计划着回家该做的事情。和路途上应注意的事项。今天还是个大好天,没有风,可温度还在零下二十多度。坐在车上还是感觉很冷。本想抽口烟,可现在是防火期谁也不敢。那时候的人都是那么实在。齐老板好像看出我们的想法,用鞭子指着前边的草原上一个蒙古包。说:‘我到那里有点事,你们到那抽口烟’。我们几个一听都高兴的了不得。
       齐老板策马扬鞭,随着一声响亮鞭声,马车向蒙古包飞速奔去。这些马好像理解主人的意图,在蒙古包前稳稳地停下。蒙古包里的牧羊犬一起朝着我们一阵狂吠。没到过蒙古包的人非吓坏不可。主人的一个手势,那些狗就乖乖地躲到一边去了。我们就在停下时纷纷跳下马车,跟随着齐老板走进蒙古包,我和李文兰同时掏出香烟让着他们,自己也点燃了一支慢慢地享受着。蒙古包的主人给我们倒好奶茶让我们。我没客气,一饮而尽,当时真的是渴了。我们喝完茶,也过了烟瘾,爬上马车又上路了。
       在飞驰的马车上我们还是有说有笑地打发着时间。马车行使在草原的公路上,非常颠簸。可能是在回家的路上吧,把这种难受感都撇在脑后去了。前面的路旁有民房出现,这里就是我们路过的一个村子------乌布林大队。齐老板和我们几个商量到那去吃午饭,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告诉他:‘去知青点,没人,再去大队招待所’。齐老板答应着,挥鞭赶车直奔知青居住的小院而去。马车稳稳地停在知青小院的门前,我们几个争先恐后地跳下马车,迫不及待地朝他们的住房走去。本想借此机会看望一下在我们大队工作过的知青王雨生大哥。可事与愿违,让我们看到的是铁将军把门。再看我们一个个无精打采地回到马车上,有气无力地让齐老板去大队招待所。
       齐老板二话没说赶着马车直接朝大队走去,大队招待所就在大队部旁边。齐老板和这里的人特别熟,只见他和每一个人都打着招呼。我们几个围坐在炕上的小桌旁,等待着饭菜。我们到这里时间早,现在才十一点多。在这里不像城市,想吃什么就点什么。这里做了什么,你就得将就着。今天是面条,我们虽然不爱吃,因为它是光腚面,没有菜码,卤子又没有味。那也得吃点,要不然不知什么时候到地方。捏着鼻子也得吃。很快大家就吃完午饭,喝了几口茶,又重新踏上去车站的路。
       齐老板赶着马车继续前行,我们又恢复了以往的欢乐,说笑着,打逗着一时淡漠了我们的思乡之情。刚翻过了一座大坝,马车下坡,飞速行使着。就在这时从车轮里传出一阵阵歌崩声,很刺耳。齐老板赶紧把车刹住,就停在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地方。老板子用不熟练的汉话说:‘真倒霉,轴承坏了,不能走了’。齐老板这一句话,把我们吓得不知所措。顿时鸦雀无声,失去了以往的欢笑,有的同学眼泪都流了出来。还是李元兰镇定,马上来安慰大家。齐老板这时看了这种场面,马上也安慰我们:‘这才一点半,马上卸车,我去找人修理,保证耽误不了你们回家’。他的这一番话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,脸上的表情转悠为喜。齐老板让我们把车卸下来,还要把车翻过来等着他,好不耽误时间。安排好这里的事情,他骑着一匹马消失在去乌布林的路上。
       这里只有我们几个急于回家的知青们,在这不着边际的内蒙古草原上看守者这辆不能动弹的马车。天气不错,可现在还是内蒙寒冷的冬季,把我们冻的全身颤抖。现在的温度也有零下二十五六度,原地等待,对于我们这些没穿皮衣的知青们实在是一种考验。有的原地踏步搓手,有的围着这辆马车慢跑,还有的做着体操,记不清了是谁,把齐老板的皮特勒【也就是白茬羊皮蒙古袍】穿在身上,蜷缩在我们的行李旁。我当时一边搓手,一边跑步。
      还是李元兰心眼多,他提议在离这里不远的庄稼地里弄篝火取暖,当时也顾不上什么防火季节了,还是顾当时吧。大家没加考虑一窝蜂似得向那块庄稼地涌去。大家七手八脚弄了一片空地,在空地当中点燃了刚弄下来的庄稼茬子。我们又回到马车跟前拿上铁锨、镰刀等工具,轮换着取暖和弄柴火。这时篝火烧的正旺,大伙忙的不可开交,可能把现在是在回家的路上都忘了。经过这一通忙活,和时间的推移还有中午没吃多少,大家现在是又累又饿,干活的热情也低落了不少。太阳也和我们作对,都快躲到西山去了。我们在这里大约等待了三个小时了,还没有望见齐老板的踪影。耐心的等待吧,我这样安慰着自己。大家的心情可能和我相同吧。因为天气寒冷大家还是莫莫地拾柴,烤火。还是吴霄眼尖,他大声喊道:‘齐老板回来了,齐老板回来了’。大家举目望去,有两位骑马人从大坝上疾驰而下,有一位正是齐老板。见到齐老板的身影,大家顿时兴高采烈,兴奋扔下手里的活向马车停放地方奔去,当然我也不例外。我还没走两步,就被李元兰叫住,说:‘咱们把火弄灭再回去’。我一看有道理,就和他一起打扫着战场。
       我们俩很快就把火扑灭,又铲了雪盖在上面。就拿着工具朝停车的地方走去,当我俩到达时齐老板、吴霄、还有那个请来的修理工正在忙活着。我们这些人就吴霄能伸的上手,我们这些人只能在旁边助威看着了。天渐渐地昏暗下来,可我们并没有催促他们。请来的师傅手脚很麻利,干起活来有条不紊,吴霄也是一个好下手,不用说话就知道他要干什么。很顺利,经过他们的努力,不到一棵烟的工夫就修理完了。我们看到修好了车,一个个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。齐老板让我们把车翻过来,继续把车套好,把行李重新装上车,就等着出发了。可齐老板叫上我们直奔刚才点火的地方,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,看看是否还有暗火的隐患,看了半天,觉得没有发生火情的可能,才慢慢地离开那片庄稼地。
      齐老板回到马车旁和请来的师傅告别,我们望着那位蒙古师傅背影,直到消失在夜幕中。这里我还得说一下,那位师傅是来帮忙的,根本不收钱。别人要是有了困难找到我们,我们也会想方设法地去帮助。这就是那个年代的事情。不多说了。
      齐老板送走了朋友,拿起马鞭朝空一甩,清脆的鞭声响彻晴空。好像提醒着我们,这是在回家的路上。马车缓缓地离开原地。我们刚想上车,齐老板阻止了我们,说:‘先步行一会,暖暖身子,我再看看车-----’。当时我们二话没说,慢慢地步行,跟着马车出发了。
       大约又一袋烟的工夫吧,齐老板让我们都上车,还说:‘你们上车都坐好了,咱们要赶路了,一定要坐在里边,不要坐在边上------’。不知什么时候这些马戴上了铃当,齐老板一声响鞭,马车顿时加速,在草原上疾驰。铃声四起,响彻这草原的山谷,好像是一曲美妙动听的乐曲伴随着我们前行。
       这时的马车速度非常快,颠簸也就更厉害了。可没有影响我们回家前的喜悦心情。说笑、打斗继续着。齐老板还一直支持着我们,他说:‘咱们公社就不停下来休息吃饭了,保证耽误不了你们回家的火车’。虽然我们现在就已经饿的很难受,为了赶上今天这趟火车,还是异口同声地回答:‘好、我们同意’。这时我们的马车从公社边上的公路急速驶过,向大石寨车站飞奔。
       经过这五六个小时的颠簸,我们终于来到了大石寨境界。吴霄这时看了看表,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。由于我们现在都是饥饿难忍,几双眼睛巡视着路边上的每个饭店,看有没有开门的,好买点吃的充饥。齐老板很了解我们当时的心情,把车赶的特别慢。都快到车站了,没有一家开门的饭店和小卖部,我心想,真倒霉,只能挨饿了。齐老板把车停在一家旅店门前。让我们把行李拿下来等着,他把车赶到停车场,把马安排好,就回来了。
      这里齐老板特别熟,服务员给他安排了房间。齐老板还打听了那里有饭店和小卖部现在还营业。服务员告诉我们,马路对面有一家小卖部可以叫开门,饭店现在没有开门的。我们马上就分工,留下俩人看行李,其余的都去了小卖部。
      还真不错,小卖部的们被我们叫开了。一位老大爷接待了我们,老大爷告诉我们这里只有饼干和罐头,酒只有通化葡萄酒。我们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买了这三种东西,去旅店齐老板的房间享用。
      李元兰和齐老板说:‘饭店都是国营的,到点就关门,您和我们一块将就吧,以后我请您’。齐老板马上回答到:‘要不是有这个黑店铺,连这些也吃不到,快吃吧’。我当时是真饿了,拿起一块饼干放在嘴里,使劲咬了一口,哎呀一声,差点没把我的牙咯掉了。再看那块饼干纹丝未动毫发未伤。可我的牙疼了老半天。这使我想起当时老百姓传说的一个顺口溜:‘马路酥,车辆过去起暴土,饼干硬,好像石头咬不动。麻花就像大麻绳------’。这就是对当时的真实写照。他们到有办法用水泡着吃,我只好也学着。酒和罐头成了抢手货,不大工夫就一扫而光。服务员把茶砌好端了上来,开始饮茶唠嗑。我这时说:‘今天挨饿都愿我,老乡们让我带干粮,我没带,要是------’。还没等我说完,他们几个都抢着说:‘别提了,老乡们也给我们准备了豆包,大饼不也是没拿吗,------’。齐老板打断我们的话说:‘饱带干粮热带衣,不听话怪自己。快喝点水,去车站买票,别耽误了。车站离着不远,不到五百米’。他这么一说,我们才如梦方醒赶紧喝茶,忙活着打点行李准备出发。
       齐老板送我们去车站,这是日本人为了掠夺我国物资修建的小火车站。我们没用十分钟就到了,进了车站我们共同站在列车时刻表前面,寻找着去天津的车次。看完后,只有在白城倒车最好。再有这里只有去白城的两个车次,有一个马上就要进站。几个人毫不犹豫地涌向售票处,各自都买了去天津的通票,每人十八元。这时我们一个个喜上眉梢,在车站里抽支烟等待着检票进站。
      车站里等车的人不多,连座位都没有坐满。我巡视着这个车站里每一个角落,也没看到小卖部的踪影。就近找了几个座位,坐下,继续吸烟等侯。还没把这根烟抽完,就看到一位服务员把里边的门打开。另一位服务员大声喊道:‘去白城方向的检票拉-------’。她连续地喊着。我们把行李背好,跟着这很小的队伍慢慢地通过了检票口。
       刚出检票口就看到有很多人在站台上等候火车的到来。我心里还在想着他们为什么不走检票口-----。我们就近在站台上站好,立足未稳一阵火车的汽笛声传来,随即一辆火车就缓缓地停在这里。这里没几位下车的,我们几个就很顺利地上了车。车门刚关好,车就徐徐地离开,齐老板还在朝着我们招手,直到消失在夜幕中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接上文:突泉回来想回家、这些经历晒晒它

      未完待续
      

      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