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合村的泉

百合村的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知青回忆录:回点路上苦与甜、今天回忆来展现 【四十三】  

2014-09-15 14:35:47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我们着白城顺利地上了火车,由于没有出站签字,所以没有坐。我们把行李都放到洗漱室里。留下几个人看着,其余的人都到车厢里去找座位。坐这次列车的短途的旅客多,没有坐号的大多数是没有票的白客。因为当地老百姓给这次列车起了一个外号:‘白拉线’。这样的列车对我们寻找座位倒是容易多了。等我们到达乌兰浩特时,就都有了座位。而且都在一起。这趟车每个小站都停车,所以特别慢。天黑了,我们一个个都感觉到有点凉。不知为什么,那股活泼劲都哪去了,也许是都想家了吧。
      过了乌兰浩特,车上的旅客越来越少,又是夜间行车,整个车厢显得格外的静。只有那有节奏的车轮声陪伴着我们。这时我们还是以抽烟打发时间。每到一站,列车员就出来喊一声:‘某某站到了’,我们也记不清是经过几个车站了,列车员终于喊出:‘大石寨车站就要到了,有下车的提前做好准备----’。我们听到这个消息马上来了精神,一个个的都挺利索,很快就准备好了。
      我们从火车上下来,看看周围没有几个人。迅速地赶着他们走出站台,这时侯我们一个个的才感觉到冷。我赶紧从包里取出皮袄穿在身上,得意地气着他们。这时大家正在商量着是走着去公社还是等天亮了再说。大家一致同意慢慢走,去公社,在公社里搭车的机会多一点,还有走起来还不至于这么冷。大家统一了看法,都背上行李踏上了去公社的路程。
        天虽然没亮,但天气不错,满天的星星,还有明亮的月光,再有我们人多,就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。不知为什么?我们现在少了平常的欢笑,只让香烟陪伴着我们前行。虽然路上没有什么故事,可速度并不慢。在夜间行走胆小不行,路边的树被风吹的沙沙做响,时常还会传来几声使人毛骨悚然狼嚎。在大伙面前谁也不想把这个‘怕’字说出来,也许是怕载面吧。我们在这荒凉的草原山路上急速行使,走累了就休息一会。这时我们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一丝凉意。四十多里的路程我们才用了四个多小时。早晨八点多钟就来到公社。
      公社食堂正在开饭,今天早餐是小米稀饭,咸菜,还有馒头。我们看到这饭菜还可以,虽然不算好,但能热热乎乎地填饱肚子就不错了。大家可能是饿了,一个个都吃的特别香。而且都没少吃。吃饱喝足大家又来了精神,互相打逗着,嬉笑着。李元兰说:‘还是不累,还不赶紧把开水备足,咱们还有一百四十里路呢,-----’。‘对,我们去招待所和公社办公室看看有没有车----’。三哥和爱林他们赶紧边说边往外走,其余的也停止了说笑去准备了。
      三哥他们回来了,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没有车,这一回可要长征了。大家不敢耽搁,背起行李向我们青年点的方向出发了。这里的早晨空气格外新鲜,虽然是三月份了,山上还没有一点春天的感觉。在路两边的山上时常可以看到没有融化的积雪,枯萎的野草使这里更显荒凉。路边和山上的树木光秃秃的只能看到枝叉,没有一丝生机,天气虽说晴朗,但寒气逼人。风虽不大,可我们都亲身感受了风寒刺骨的滋味。可能是刚吃饱,也许是回青年点心切,大家还是有说有笑,速度一点都不慢。时间过的真快,当我们走到大坝的顶端时,吴霄看了看表,我们离开公社都两个多小时了。按时间算,我们应该走了十多公里拉。这时我们的有些伙伴的脚就有些疼痛感,大家就在山顶上暂做休息。这里你看姿势千姿百态,有坐着抽烟的,有站着喝水的,还有不怕凉直接躺在地上的------。这时还没有忘记互相找乐和打逗。
      草原的天气就是这样,尤其我们在大坝的顶端,风特别刺骨,不到一棵烟的工夫,再看我们这些人,都在这荒凉的上山跳起了舞蹈,一个个都冻的不行。这时大家商量了一会,一致同意继续前行,到前面的村庄——好力宝再休息,当时大家没有迟疑,拿起行李又踏上了行程。上山容易下山难,这是当地的一条谚语,没有亲身经历难以知道它的含义。快了收不住脚步,有要摔倒的感觉。慢了,更为艰难,得用力控制平衡,很难掌握。你看这十几个人的队伍下山,足有一里地长。我们艰难地走在这荒凉的山间小路上。
       经过努力我们终于下了大坝,在山下的空地上聚齐暂时休息一会,看到好力宝这个草原上的小村庄近在咫尺,大家又来了精神。继续说笑着朝着好力宝走去。看着并不远的路程,可越走越不到。看上去还是在眼前。可能是有目标吧,大家都不觉得累,还是快步如飞。大家畅想着去他们知青点热闹热闹,事不如人愿,等我们到了青年点,却碰到铁将军看门。我们这伙人好像泄了气的皮球,只剩下叹气,埋怨自己运气不好。当时有人提议去他们大队食堂看看,吃点饭,可大多数人不同意。只有继续前行,享受一下野游,和野餐的生活了。
      出了好力宝这个草原上的小村庄,又是一道山梁。当地人称之大坝。为了继续行走有点盼头,大家一致同意到了山顶来个野餐,休息一下再继续前行。说笑声虽然没有那么热闹,但在这荒凉的山上还能听到我们的欢笑。可能都累了吧,速度比以前慢了不少。飕飕的小西北风刺骨,可我们没有一个说冷的。我们又经历了一次磨炼。经过我们的努力终于到达了山顶。我们大伙都在寻找着休息的好地方。离山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突出的山石,还有几棵大树,还很平坦。没等统一意见,就各自朝那里走去。
      这个地方还不错,即背风,又平坦。大家把行李放下,取出酒、菜、饭。放在地上,别看没用火,我们的野餐特别丰盛。天津直沽酒,和各种熟食和罐头。摆好这些东西大伙又来了精神,一边说笑一边喝酒,非常热闹。李元兰还一直奉劝大家:‘千万别喝多了,还有一半的路程,想喝回去喝’。其实大家都明白,还有九十来里地呢。真的是累了,这顿野餐很快就吃完了。各自都找地方休息,抽烟的、养神的。那才是千姿百态。
       休息了一会,就感到有点冷。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活动,不知谁说:‘还是走吧,还有百十里地那,走起来就不冷了’。大家觉得他说的有理,背上行李又行使在这草原的小路上。酒足饭饱大家又来了精神。三哥用他那五音不全的嗓子还唱起歌来,有几个喜欢音乐的也跟着唱了起来。当然是知青们喜欢的歌曲------自己改编的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可爱的故乡。在这难觅人烟的荒凉的草原山路上,只有我们的歌声在山间回荡。西北风陪伴着我们前行。
      我们唱着歌,艰难地走下大坝,大家这时的心情一致。都盼望着有一辆车多好,哪怕是辆勒勒车也行。能帮着拉行李也好。大家畅想着美事,继续前行。可能是老天爷照顾我们,爱林和三哥发现前方的山坡上有一个蒙古包。刘金泉赶紧拿出一瓶酒,三哥毫不客气把酒接过来和永福、爱林等人放下行李向蒙古包走去。我们大家就地休息,等待着好消息。
      不大工夫三哥赶着一辆勒勒车回来了,大家高兴的不得了。七手八脚地把行李放在车上,让刘锦绣去赶车,三哥和爱林也毫不客气也上车去了。我们跟着牛车缓缓地前行。三哥在车上给我们讲着借车的经过。当大家听到只能到乌布林,就有人说:‘怎么不能到家呢’?爱林和三哥马上就说:‘还不知足,这都是那一瓶酒起的作用,还有我们说了多少好话-----’。
      有车给我们拉着行李,可轻松多了。速度也比以前快了不少。现在又都是平道,还没有背着行李,走起来肯定是舒服不少。在说说笑笑中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乌布林这个村庄。我们把车直接赶到知青住的地方,还是铁将军把门。于是就把车赶到大队部。这里的食堂正开饭,我们走进去看看,伙食还不错。馒头、羊肉、小米粥、咸菜。李元兰和三哥他们去办公室联系好了,就在这里热热乎乎地饱餐了一顿。今天特除的是没有喝酒。因为我们还要赶路,现在都五点多了。没休息多长时间又背着行李上路了。
      这一段的路程虽然平坦,对我们来说却是最艰难的。走了十几个小时,大伙都累了不说,天渐渐地黑了。对于我们这些大城市的孩子来说又是一种挑战。打逗、嬉笑的声音少了,速度也慢了下来。原来三一群俩一伙的把队伍拉的老长,现在都聚在一起慢慢前行。草原的夜晚寒气逼人,再加上小西北风助威,我们没法休息,只能前行。路上只有我们这些孩子们战战兢兢地前进,路边的草木被风吹得声音非常椮人,不知别人,反正我是害怕。
      天真的黑了下来,月亮也不知躲到那里去了,使我们行走更加艰难。还好有两个带手电的,我们磕磕绊绊地借着这手电微弱的光线缓缓前行。山上有时传来 一阵阵的狼嚎,仰仗着人多心里还有了安慰。在这个夜晚我们只能听到,山上草木被风吹的沙沙声,和路边小河的流水声,还有我们的脚步声。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我们终于见到了希望,到了去我们村子的沟口。
      虽然没有歇息,都来了精神,无形中加快了脚步。不少人都自言自语地说:‘可算是快到了’。也可以听到一阵阵的笑声。吴霄看看表都八点半了。大声和大伙说:‘用不了半个小时我们就要到家了’。大伙虽然没有向平常那样应答,可还是挣扎着加快了脚步。
       未完
             待续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